找到工作的樂趣,只需要做到這一點

Sponsored Ads

01

你有多久沒有感受到工作的樂趣了呢?

Sponsored Ads

在很多人的認知裡,工作可能就是安身立命的一種手段,或者是成就自己的社會地位的一個通道。也有不少人把工作當做一種精神寄託,認為只要努力工作,賺到更多的物質財富,就能擁有更多的成就感和幸福感。

但是美國有一項研究發現,當人們的年收入低於7.5萬美元時,賺的越多就能收穫越多的幸福感。但是超過了這個門檻,賺7.5萬還是賺10萬帶來的幸福感差異並不大。

另外,這項研究還發現,收入帶來的滿足感只是暫時的。收入相對較高的人群對自己的生活相對滿意,但是這種幸福感也僅僅是比其他階層微微高出一點點而已。

在馬斯洛需求理論中有五個需求層次,分別是生存需求、安全需求、情感與歸屬需求、尊重需求與自我實現需求。

在人生的不同階段,每個人都有著不同的需求。當一種需求被滿足,人們就會產生另一種新的需求。這個過程循環往復,實際上大部分人很難得到真正的滿足。

也正是因為如此,很多人明明有一份體面的工作和不錯的收入,卻仍然感到迷茫和焦慮。他們感受不到工作的價值,也無法從工作中獲得樂趣,只是日復一日的重複著類似的每一天。

工作當然不僅僅是人生的全部,但是它的確在人生中佔據了很大的比重。那麼,如何將工作變成一件樂事,就成了每一個人都需要研究的人生必修課。

找到工作的樂趣,只需要做到這一點

02

關於如何快樂的工作,市面上的方法有很多。但是都治標不治本,你可能剛開始覺得很有趣,但是,後來也不一定能堅持下去。

Sponsored Ads

那麼,如何才能快樂的享受工作呢?我們來看看,那些走在各自領域前列的巨匠們的經歷吧。

澤木耕太郎是日本著名的紀實作家,從事寫作40餘年,只有八部長篇作品,平均4到5年才能寫成一本。但這些作品一直都廣受好評,還拿到了各種獎項。

他說,如果35歲之前的工作是追求創新性,那麼35歲之後,我唯一的工作準則就是絕對不偷工減料。

澤木耕太郎認為,創作是一種工匠式的體力勞動,無論是寫隨筆或者是長篇,不去想結果會如何,只需要考慮接下來要做的事情,經過時間不斷的累積,自然就會得到想要的結果。

杉本博司是有名的攝影家,他的攝影作品保持了亞洲拍賣的最高價紀錄,至今無人能打破。在數碼相機流行的時代,杉本博司仍然堅持技巧派工匠的做法,他看重攝影的技巧和工藝,沈浸在對攝影細節的不斷考量中。

他通常一次拍兩張照片,第一張沖洗出來看成像效果,再據此進行調整,完成第二張照片的顯影。為了達到理想的成像效果,他不買市場上現成的顯影液,而是自己設計配方來進行調製。

曾有人問杉本博司這樣一個問題: 膠卷用光了怎麼辦?他回答說,自己成為發明家不就行了?為了看到理想中的景色,他總能想到辦法去實現。

Sponsored Ads

谷川俊太郎有日本現代詩歌騎手之稱,他的作品總是清新雋永,有著一種禪意的美感。與其他詩人自然的抒發不同,谷川俊太郎會在詩詞的韻律上推敲很久。

在他看來,詩歌不僅是意象的關聯,還有聲音的關聯。因此,即使頭腦中靈感不斷湧現,但是他在寫出開篇的幾行之後,卻要用兩三個月才能寫到二三十行。他會出聲朗讀,留意這些詩的韻律聽起來是否舒服。

這種對文字的極致講究,像極了賈島的那句,“佳句三年得,一吟雙淚流。” 這樣的作品寫出來,自然具有打動人心的力量。

橫尾忠則是一位享譽國際的插畫藝術家,但是他卻會認真對待他的每一幅作品,即便只是一張不受重視的海報。

他說,即便是一個觀眾也沒有,我也要讓海報成為一個獨立作品,因此會盡量將海報製作得更加有趣。

找到工作的樂趣,只需要做到這一點

03

說了這麼多,你可能也發現了,這些大師們並沒有講清楚,如何才能快樂的享受工作,也不明白享受工作的秘訣是什麼。其實,答案就隱藏在大師們的那些話語中。

蘋果的前CEO喬布斯曾經說,做墓地裡最富有的那個人毫無意義,真正有意義的是晚上睡覺前可以說自己做了些精彩的事。

喬布斯把工作看做是一項創造,一種精彩的人生體驗。他不會把工作當成是一項任務或重擔,而是發自內心地享受創造的過程。

他對工作的態度,與上面這幾位大師的理念不謀而合。在他們身上有一個共同的特質,就是匠人的精神。

他們對待工作就像打磨一件器物,賦予足夠的耐心,保持持續的專注。而工作的樂趣,就蘊藏在創造一件件完美作品的過程中。

他們樂享工作的秘訣,實際上就是把工作當做創造,毫無保留的全情投入。

這其實就是心理學上的一種“心流體驗”。當人們的專注力完全投入在一件事情上時,就會進入一種渾然忘我的心流狀態,從而感受到一種高度的愉悅感與充實感。這種身心愉悅的感受,比工作本身的價值,以及它產生的物質回報更能讓人享受工作。

可以說,一個人對於工作的專注程度,決定了他能否享受到工作的樂趣。

找到工作的樂趣,只需要做到這一點

不過,人們普遍都有一個疑問,如果我做這份工作根本不是因為喜歡,又如何做到專注和投入呢?

心理學家米哈裡·契克森米哈賴在《心流》一書中曾提出建議,就是重新設計你的工作,讓它盡可能接近心流活動。

他提到了一個流水線工人的故事,裝配工作簡單枯燥,這位工人卻將它看作是一項提高裝配速度的訓練,他完全沈浸了在不斷刷新紀錄的工作過程中。

因此,樂享工作並不是一種感性的體驗,而是一種理性的選擇。不給工作附加太多的意義,只是把工作本身當做一種創造,用匠人的精神去認真的完成這個過程,就足以讓我們樂在其中了。

Sponsored Ads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