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中年人,喜歡躲在廁所裡?

Sponsored Ads

作者| 武志紅

編輯| 張罐子、五花鹿

Sponsored Ads

在前段時間的脫口秀大會上,王勉唱了一首《逃避現實之歌》,全場都炸了。

我身邊幾個很熟悉的90後,都深有同感,邊笑邊說,這首歌是自己的真實寫照。

我作為一個不怎麼幽默的70後,也看樂了。

今天就想一本正經地來聊聊,這首歌隱藏的一些心理機制。

這首歌裡,講到了一個人逃避的一天——

不想上班,於是把唯一一輛共享單車讓給別人;

不想陪女朋友看偶像劇,寧願留下來加班;

不想那麼快結婚,跟女友媽媽打太極;

不想去倒垃圾,就把自己關在廁所裡……

Sponsored Ads

這裡面的邏輯是:有時候我們去做一件事,並不是因為喜歡它,而是想逃避另一件事。

我想,在現實生活中,這種情況的確很常見。

可為什麼會這種逃避心理?這也是我最近在思考的一個問題。

01

首先,分享一句我喜歡的話:

在不能做自己的地方,就有生命力沈睡在那裡。

很多時候,當你在一個地方昏昏沈沈的,無法集中註意力,腦子裡總想著別的事情。

原因通常很簡單,因為在這待著,你感覺不能做自己,所以容易走神。

而王勉這首歌特別能引起觀眾的共鳴,我想是因為在工作和生活中,很多人都有過類似的困擾。

在這,我想提三個概念:

權力空間、組織空間和生活空間。

① 權力空間

有些人剛工作時熱火朝天,但做著做著逐漸變成了“老油條”,不僅失去熱情,甚至能力還不如剛工作的時候。

為什麼會這樣?這裡就涉及到權力空間。

簡單理解,就是“我說了算”的空間。

一個員工所在的崗位上,他必須有這樣的權力空間,才能更好地激發積極性和創造性。

如果全都是領導說了算,他們的權力慾望覆蓋到所有人,獲得了一種隱藏的快感,但這時,作為下屬,就徹底失去了自己的權力空間,也因而喪失了創造力。

因為這不是自己意志的展現,不是自己帶來的結果,這只是領導的意志,所以覺得工作沒勁。

② 工作空間

有段時間引起熱議的996、007,實際就意味著,工作空間把員工的整個生活填滿。

沒有任何自己的個人生活,這非常糟糕。

因為這會讓人覺得活著就是為了工作,甚至還會產生一種無意義感。

所以,我想一個好的企業文化,不僅需要尊重每個員工的權力空間,還不能讓員工的生活被工作空間填滿。

畢竟,我們每個人,除了有上班的時間,同時也要有生活的空間,讓人生體驗多元化一些。

③ 生活空間

王勉的歌,還提到他加班的原因:

我不想回家陪女朋友

看腦殘的偶像劇

這個時候就涉及到另一個問題:

一個良好的生活空間,是回到家有你有我,並且是平等的,但如果只有一方主導,那麼會特別不舒服。

依我所知,很多人回到家裡,也都有這樣類似需求:

伴侶可以乾自己的事,我也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不是時時刻刻黏在一起。

但有些人,對伴侶的要求,就是要你時刻跟我在一起,並且最好表現開心一點,如果你跟我在一起,顯得不情願,我就生氣。

這樣一來,就只有伴侶的空間,沒有自己的空間。

為什麼中年人,喜歡躲在廁所裡?

當一個人在公司是老闆的權力空間,回到家是伴侶的權力空間,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

所以才會覺得,在家待著也不行,簡直無處安放。

02

外在空間如此受壓迫,更糟糕的是,甚至內在空間也被破壞了。

在王勉的歌裡,就講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反轉。

前一秒,他還在反思:

昨天我反省自己

對著鏡子站在廁所裡

我不停地告訴我自己

要改變去面對別逃避

但下一秒,他又開始逃避:

我把自己關在廁所裡

就看不見屋​​裡的垃圾

我不想下樓倒垃圾

聽起來很幽默,但從這裡我們可以看到,他的內心產生了一種分裂:

有一個聲音催著他去反省,去改變,不能逃避,但同時他又忍不住逃避,不去倒垃圾,不去做一些該做的事。

我們能明顯感覺到,其實他的內在空間,也充滿了自己的壓制和催促。

這時,就能理解,這樣的人為什麼總是想逃。

Sponsored Ads

他們一邊承受著來自外界的各種督促,同時一邊又承受著來自自身的各種苛責與要求,無論是外在空間,還是內在空間都被填滿了。

可每個人很需要空間去做自己,如果這時每個空間都被填滿,就很容易激起一陣自我的逃避和對抗:

越被外界壓迫,越想逃;越想改變,內心越對抗。

為什麼中年人,喜歡躲在廁所裡?



03

當然,逃避也是現實所趨。

是我們大多數人,都有過逃避的經歷。

那麼,該如何改變這個局面呢?

在這樣艱難的大環境裡,若我們想去做自己,讓自己不那麼迴避,可以試試以下幾個方式。

首先,我們要有允許做自己的意識。

想要逃避的人,通常是因為外在空間把自己擠壓得喘不過氣,而自己的內在空間又在逼迫自己反省和改變,所以覺得在哪都不舒服。

因此,能擁有一個允許做自己的空間,非常重要。

在這個空間裡,能去做一些想做的事情,讓自己有暫時透口氣的機會。

比如,不想倒垃圾的時候,嘗試給自己留兩個小時,不去倒垃圾,先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這樣一來可以讓自己得到休息;

二來可以讓自己更加有精力去做該做的事情。

其次,不斷在自我空間中得到滋養。

當我們有個做自己的空間,能做一些想做的事情,而不是時刻提醒自己該去做某些事時,我們的內心處於了一個順暢的狀態。

比如想看一些綜藝,就先給點時間自己去放鬆放鬆,而不必要每分每秒都緊繃著。

在此過程中,我們的自我空間不斷得到了滋養。

這時,就有心思和精力去做其他一些正事,而不是一味想逃。

第三,溫和而堅定地維護自己的權力空間。

當我們的自我空間得到滋養,才有了力量去跟外部空間說“不”。

當然,我並不是說要強硬地去拒絕,而是溫和而堅定地講出自己的想法,以及表達我們的不滿。

在我過去的工作單位,任何人過來侵犯我的權力空間,我都會毫不猶豫地擋住他。

我以前做心理專欄的時候,一做就出名,領導過來找我談話,說欄目做得不錯,但你還可以改進一下,能不能寫得更通俗易懂一些。

我會直接回答領導說,在專欄裡,用我的方法去做,基本上每次大統計都是第一名。

領導也許還會說,如果你改善一下,說不定就更高了。

但我還是會堅持說,別人用你們說的這個方式來做,做得也沒那麼好,我用自己的方式做到第一名,你幹嘛非要讓我改呢?

結果,領導也就沒辦法干涉我的工作了。

溫和而堅定,不含敵意的堅決,我就是這樣捍衛我的權力空間的。

當然,這對一些人來說,做起來還比較困難,但我們可以一步一步地,慢慢去嘗試。

而當能經常體驗做自己的感覺時,我們會越來越有信心。

為什麼中年人,喜歡躲在廁所裡?

最後

我們再回到這首歌裡。

它之所以成為這麼大一個熱點,除了真的非常搞笑外,可能很多朋友都感同身受。

如果真的想化解這個局面,我們需要重視自己的自我空間,在各個地方都可以問問自己:

在這兒我能做我自己嗎?

我怎麼可以能夠做我自己?

當我們發現真的可以做自己的時候,我們會深深愛上自己的事情。

在工作空間裡頭,帶著一點競爭,甚至是帶著一點小敵意的環境裡,我能夠做自己。

而在生活空間裡,在一個人可以完成的事情上,我也能夠做我自己。

但我也想說,我過去也存在一個問題:

在我的親密關係裡,在我的生活空間裡,其實我也很容易失去我自己,所以我也存在這個部分,我總想從生活中逃走。

這可能也是我到現在為止沒結婚、沒生孩子的一個重要原因,因為我擔心,一結婚一生孩子,我就沒有自己的空間了。

因此,我想說:

如果我們的確很想逃避一些事,那麼可以嘗試順著自己的內心,至少給自己一點內在空間,去鬆一口氣。

而如果我們真的不再想逃避,想面對現實了,那麼也可以在外部空間,去嘗試著表達不滿,做我們自己。

Sponsored Ads

當我們試著這樣做時,也許會發現,其實工作、親密關係等都還不錯,不至於待在哪,都覺得不對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