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三把鑰匙:自知、自省、自律

Sponsored Ads

俗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人雖笨愚,但是人能學,人能修身,人能自我完善,人的可貴在人自身。

Sponsored Ads

倘若一個人能夠持有這三把戒尺:自知,自省,自律。

即便不能前途無量,也能將人生不如之事降至一二。

01

自知者明

王陽明說,“人生大病,只是一’傲’字。”

人若一味地傲慢,不自知,人們就會避而遠之,甚至連好運也會繞道而行。

徐達與朱元璋曾是兒時交好的玩伴。朱元璋在創建明朝時,徐達有勇有謀,立下赫赫戰功,深得朱元璋寵信。

徐達雖戰功纍纍,卻從不居功自傲。他每年春天掛帥出征,暮冬之際還朝。回來後立即將帥印交還,回到家仍過著極為簡樸的生活。

朱元璋曾對他說:“徐達兄建立了蓋世奇功,從未好好休息過,我把過去的舊宅邸賜給你,讓你好好享享幾年清福吧。”

Sponsored Ads

朱元璋口中的這些舊府邸,其實是登基前吳王時居住的府邸。

有一日,朱元璋請徐達到舊府邸飲酒,將其灌醉。徐達半夜酒醒問侍衛這是什麼地方,內侍說:“這是舊邸。”

徐達大吃一驚,連忙跳下床,伏在地上自呼死罪。朱元璋見其如此謙恭,心裡十分高興,即命人在舊邸前修建一所宅第,門前立了一牌坊,並親書“大功”二字。

後來,朱元璋為了鞏固皇位,大肆誅殺“居功自傲”的功臣,唯有“恭敬謙和”的徐達倖免於難。

人,貴有自知之明。不因自身戰功顯赫,便可目中無人。

楊絳先生曾說:“無論人生上哪一層台階,階下有人仰望你,階下亦有有人俯視你,你抬頭自卑,低頭自得,唯有平視,才能看見真實的自己。”

自知,不自傲,保持謙卑,平視他人,不僅是體現了一個的涵養,更是大格局的體現。

一個懂得自知,心懷天下,敬畏自然的人,才能活得更舒適、更通透。

人生的三把鑰匙:自知、自省、自律

02

自省者進

曾國藩在家書中告誡自己的弟弟們:“牢騷太甚者,其後必多抑塞。蓋無故而怨天,則天必不許,無故而尤人,則人必不服,感應之理然也。”

愛抱怨的人,眼裡看到的全部是別人的問題,從不會在自身找原因,也就缺乏自省能力和進步的機會。

學會自省的人,才會凡事從自己身上找原因,​​而不是一味地去責備他人。

如此方能更好地認清自己,駕馭自己的人生軌跡,才會越來越接近成功。

曾國藩在每天的日記中,都要將自己一天的言行進行一番徹徹底底的反思、清掃。

有一次,曾國藩的朋友竇蘭泉來切磋,曾國藩並未理解好友的意思,便“詞氣虛吐,與人談理”。

Sponsored Ads

本來是一件增益學業的事,結果卻適得其反,二人不歡而散。

曾國藩後來反省說:“彼此持論不合,反覆辯詰,餘內有矜氣,自是特甚,反疑別人不虛心。何以明於責人而暗於責己也?”

道光二十二年(1842)十一月初九,曾國藩去岱雲家為其母拜壽。

本是喜慶之事,結果曾國藩出言不慎,弄得大家十分尷尬,宴席一散便匆忙回家。

他在當天的日記中反省道:“以後戒多言如戒吃煙。如再妄語,明神殛之!並求不棄我者,時時以此相責。”

曾國藩的人生修養和事業都達到了絕頂的高度,跟他一生的不斷自省改過是分不開的。

事實上,每個成功的人,在其背後定是付出了常人看不到的艱辛與血汗,以及“吾日三省吾身”的自省。

老子在《道德經》說:“合抱之木,生於毫末;九層之台,起於累土;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世上本就沒有一蹴而就的成功,只有不斷洞見自己,不斷前進,才會得到命運的垂青。

自省,改過,才是人生最亮的底色。

人生的三把鑰匙:自知、自省、自律

03

自律者強

有這樣一個實驗:

把一隻猴子關在塔里,剛關進去時,它十分歇斯底里。它從這面牆跑到那面牆,還不斷撓門,尖叫著呼喊,絕望地撕扯自己的頭髮。

一會兒,當它筋​​疲力盡冷靜下來後,它開始從不同角度觀察這座塔。它意識到這裡很安全平靜,它可以通過窗戶欣賞到外面美麗的藍天和森林。

又一會兒,厭倦感向它襲來,四周的牆壁似乎又向它靠近,於是它又重新陷入歇斯底里的恐慌中。

人生實難,很多時候我們就像一隻猴子困在“社會”的高塔中,焦慮不安,卻束手無策。

但看過這樣一句:一個人有多自律,就有多強大,人往往最大的敵人不是別人,而是自己。

作家村上春樹是一個極其自律的人。他愛好跑步,每天早晨6點40準時起床,從1982起,每天跑10公里,堅持至今。

人生的三把鑰匙:自知、自省、自律

有人問,自律痛苦嗎?

答案是肯定的。自律一定會帶來痛苦的,這是不可避免,但比起碌碌無為帶來的痛苦,這個更好受些。

松下幸之助曾說:登峰造極的成就源於自律。

任何的豐功偉業,都有自律加持,真正厲害的人,都是長期主義的自律者。

在物慾橫流的世界裡,磨煉心智,厚積薄發,方能尋得一隅寂靜之地,擁有歡顏和甘甜。

很認同一句話:人貴自知,而後自省,終而自律

Sponsored Ads

願你我不斷改善自己,每天都有進一步的歡喜,過熱氣騰騰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