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憑3毛錢的拉鏈撬動50億大生意,一位流水線普通工人的逆襲史

Sponsored Ads

一個小農民,建了一個小工廠,生產小拉鏈,但是他有一個大夢想——建立民族品牌,走向世界舞臺!

你應該曾在拉鏈上看到過“SBS”的標誌,也許那時的你不知道這三個字母是什麼意思,但今天之後,你要記住,“SBS”代表的是中國拉鏈第一品牌、拉鏈界唯一的中國馳名商標,是世界紀錄協會評定的中國最大拉鏈生產商,更是推動中國成為世界第一拉鏈生產大國的重要力量!

Sponsored Ads

上世紀八十年代以前,中國拉鏈基本靠進口:從泰國,越南等東南亞國家進口,但質量太差,“十根有八根容易斷”;從日本進口的拉鏈,質量很好,但是價格幾乎是普通拉鏈的幾倍,大部分工廠老闆無力承受。拉鏈這個小小的配件竟成中國鞋服製造的軟肋與痛點。

這時候,在晉江這個鞋服之都的土地上,一個出生在農村的窮小子出現了,他將改變中國拉鏈依靠進口的歷史!請大家記住他的名字,他叫施能坑。

 

1

 

晉江地兒雖然不算大,名聲卻不小。在這七百多平方千米的土地上先後出現過數十個知名品牌,包括大家耳熟能詳的盼盼、雅客、恆安等等,還有包括七匹狼、勁霸、柒牌、卡賓等在內的幾十個服裝品牌。

晉江的鞋服產業十分發達,也因此有很多稱號,譬如“中國鞋都”、“世界夾克之都”等等,衣服、鞋子、箱包都少不了一個配件——拉鏈。

然而,也許是利潤太薄,大家看不上;也許是工藝太難,大家沒有決心去攻克,80年代初,別說晉江,就連整個福建都沒有一家像樣的拉鏈廠,巨大的需求基本依靠進口。

為了壓低成品價格,當時大部分工廠都是從泰國、越南等地進口,可來自東南亞的拉鏈質量確實不咋地。

Sponsored Ads

那時候施能坑還是某服裝廠流水線的一名普通工人,有一天他正在打掃院子,偶然聽到做箱包生意的鄰居抱怨道:“現在的箱包一個月賣個一千、兩千不是事,可就是拉鏈總掉鏈子,十條有八條一拉就斷。”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從這一句無心之言起,施能坑開始了他的“尋鏈之旅”。

 

2

 

他們兄弟幾人湊了1萬6千元,施能坑帶著這點錢去了北京。在北京拉鏈總廠,他看到了工廠門口一條長長的隊伍,足有一百多號人,都是來買拉鏈的,有人甚至排隊排了一晚上,那情景著實出乎他的意料。

他帶著拉鏈從北京回到晉江,他帶著兄弟幾個用小鐵錘給拉鏈加了加工,然後拿到批發市場和商場去賣。

創業之初誰人不苦,但施能坑是農民的兒子,他能吃苦。他每天背著2000多根拉鏈走在晉江的大街上,早出晚歸,肩膀都勒出了血痕。這樣過去了一兩個月,賣出的數量極少。

無奈之下,施能坑找到了原來打工的服裝廠老闆,正好老闆有一批運動褲需要拉鏈,施能坑為他解了燃眉之急。

之後,這位老闆又給他介紹了其他老闆,施能坑與大大小小的幾十個老闆們建立了聯繫,獲得了他們的信任,訂單逐漸多了起來。

但訂單再多,他終究只是一個加工的中間商,拿到的利潤微乎其微,利潤的大頭都被拉鏈廠拿走了。

“自己動手,豐衣足食”,1988年,施能坑投入三十餘萬建立了自己的拉鏈廠,他要走“自產自銷”之路!

3

 

曹德旺說,製造業需要的是甘守寂寞的“製造的人”,施能坑跟曹德旺一樣,也是一個甘守寂寞的“製造的人”。

Sponsored Ads

一個小農民,建了一個小工廠,但是有一個大夢想——“建立民族品牌,走向世界舞臺”!常人不敢做這樣的夢,也不理解這樣的夢,只有施能坑自己寂寞地堅守著這個夢。

為了保證產品質量,他從日本引進壓鑄機,從美國進口高質量原材料,不管付出多少代價,“必須生產出高質量的拉鏈”,因為他要追趕的目標是世界第一、有著70年曆史的日本YKK!

為了佔領市場份額,他不斷壓低價格,別人賣1塊,他賣8毛,最便宜的時候,“批發3毛,零售5毛”,簡直跌破底價!

雖然打價格戰是比較初級的玩法,但在那個營銷套路沒那麼多也沒那麼深的年代,還是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僅僅半年,物美價廉的潯興拉鏈在晉江站穩了腳跟,並逐漸將市場拓展到了整個福建、整個中國。

高質量與低價格如魚與熊掌般,往往不可兼得。為了讓高質量與低價格並存,一方面,他把家人拉過來給他打工,大大降低了人力成本;另一方面,他跑遍全國各地,貨比三家,得到一個最佳組合:福建的布料+北京的拉頭+廣東的模具。

最重要的是,施能坑明白,“春天種下的種子秋天才能收穫”,他沒有急於追求高利潤,而是走薄利多銷路線。就算一根拉鏈只有幾分錢利潤,如果能賣一萬根、百萬根、一億根呢?更何況,他的市場不僅是在中國,他要做的是“跨國”的大生意!

4

 

為了實現那個宏偉夢想,施能坑做了這幾件事:

1.統一行業標準。

古有秦始皇統一度量衡,今有施能坑統一拉鏈術語。因為地域差異,中國的拉鏈型號、性能指標甚至專有名詞都存在很大的差距,這也成了拉鏈行業國內外貿易的障礙。

在中國日用五金標準化中心的指定下,潯興花三年時間完成了《拉鏈術語》國家標準和三項拉鏈行業標準的制定,1999年,中國拉鏈中心在潯興正式掛牌。這意味著,潯興在國際化道路上跨出了一大步。

2. 投資籃球隊。

同樣在1999年,施能坑投資了一支籃球隊。不僅因為施能坑喜歡籃球,也不僅僅是為了支持當地的體育事業,而是借籃球提升BSB的品牌知名度與美譽度,同時,為他介入體育事業打下基礎。

3. 成立SBS拉鏈學院。

2001年,潯興與華僑大學聯合創辦了”SBS拉鏈學院”,創造了”工廠+學校”的教育模式,開設了機械模具專業、工業工程與生產管理、市場營銷與經營管理等三個大專班,不僅圓了員工的大學夢,更為企業發展注入了新的活力。

4. 重視技術創新。

小小的拉鏈實際上有著大大的科技含量。施能坑早年常常去國外學習,買回一堆拉鏈,接著摸索、嘗試;後來,他招納了大批技術人員,自行研發新型拉鏈,升級生產設備等等。

時光不會辜負默默堅守的人,2006年,潯興上市了!

遺憾的是,施能坑最終還是放棄了堅守了30多年的拉鏈事業。轉型體育產業未果後,2016年11月,施能坑放棄堅守了30多年的拉鏈事業,以25億元的價格把企業賣給了採用杠桿收購的新資本方天津匯澤豐。

但最近有媒體根據潯興股份的公告推測,潯興股份可能會將其主營業務——拉鏈及其相關的產業“還給”施能坑家族。

Sponsored Ads

無論這個推測是否能夠成為現實,施能坑以30餘年的堅守為我們證明瞭一個道理:不管什麼行業,不管什麼產品,不管做什麼事,只要做專、做精了,都有很大的市場,企業都能夠不斷地發展和壯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