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者的人生,必定是經歷過絕望的人生

Sponsored Ads

強者的人生,必定是經歷過絕望的人生

 

前幾天,我丈夫回家,告訴我一個好消息,林小軍的兒子考取軍校了。

Sponsored Ads

 

這可真是一個振奮人心的好消息。

 

林小軍是我丈夫的戰友,來自貧寒家庭的農村兵。入伍時,林小軍就是懷揣著軍校夢到部隊的。到部隊後,第一次考軍校,差了三分;第二次,差九分。當時,林小軍從連部三樓跳下去的心都有。

 

後來,林小軍接受現實,去讀士官學校。其實心裡還是有自己的想法的。希望能像有些優秀的士官一樣,憑自己的工作能力提幹,成為軍官。

 

林小軍從士官學校畢業之後,回到老連隊,由於自身確實具備一定的能力,最主要的還在於踏實肯干,所以在連隊迅速顯得出類拔萃。工作了幾年,就作為士官提幹的對象被報到了上級機關。

 

老天爺似乎了眼睛,所有待提幹人員的材料檔案要經過嚴格的審核。林小軍的檔案被發現了問題,塗改過。凡是檔案有塗改痕跡的,統統不能提幹。林小軍沒想到自己會敗在這一關上,也不相信會是這一結果。後來弄清楚,是入伍時,鄉武裝部的民兵填寫錯了又塗改的。但是,那一年的提幹機會也過去了。

 

處裡的領導是真心想幫幫這個踏踏實實幹活的老士官,讓林小軍回老家武裝部寫份證明材料。林小軍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拿到了那份加蓋了鮮紅大公章的證明。

 

第二年,處裡又將他作為提幹對象報了上去。審核時卻被告知,對於這一年的提干政策而言,林小軍,超齡三個月。

 

大門,從此關上了。

 

林小軍的這個遭遇,很多戰友都知道,也都當面背面的為他抱不平。可是,卻從未聽見林小軍自己發過半句牢騷,或是抱怨的話。其實,有什麼好抱怨的?又有誰能抱怨?

Sponsored Ads

 

在一篇文章中讀到過這樣的句子:“一個人心有不平,他就會抱怨、評判,就會以一個完美的準則來評判周圍的事物,尤其是評判周圍與他相關的一些事情,這樣他滿目所及的可能都是不公平。”

 

如果一個人眼裡只有不公平的事情,而見不到美好的事情,他就有可能什麼也不做,只是抱怨,將抱怨當作改變現實的手段。這種人,通常被稱為“怨婦”,說得好聽點,被稱為“批評家”或“評論家”。

 

不論哪種稱呼,這種人在家庭裡也好,在社會上也好,都不會是受歡迎的人。因為不論在家庭還是在社會,這種人都難以提供價值或做出貢獻。

 

林小軍顯然不是這種人。

 

有一年冬天,林小軍回家休假。

 

林小軍的一個親戚在縣城開了一間牙醫診所。親戚邀請林小軍去他的店裡說是給他介紹個女朋友。林小軍按約定的時間來到牙醫診所,姑娘卻並未如約而至。林小軍那天也並非一無所獲。在親戚的牙科診所,他邂逅了一位清純漂亮的年輕姑娘。

 

那姑娘是一位小學語文教師,那天過來瞧牙。林小軍高大健壯英俊,兼具軍人在姑娘面前的天然呆萌,羞澀,以及軍人特有的細心與體貼。一週後,姑娘就帶著林小軍見家長了。

 

二人發展迅猛,如膠似漆。

Sponsored Ads

 

可是,林小軍歸隊的日子也迅速的到來了。據說,老男人談戀愛如同老房子著了火,來勢兇猛。這我沒見過,但林小軍談戀愛的火勢迅猛的架勢我卻是親眼目睹過。

 

這林小軍雖算不上是老男人,卻也是年屆而立,他的同年兵們,孩子都已生出來了。長期生活在雄性生物扎堆的地方,未曾親近過異性,猛的一見到這麼一位可愛可心的姑娘,可不就燃起了熊熊烈火。

 

戀愛中的人都是詩人,這林小軍原本文采就不錯,一天無數封信,可還是解決不了相思之苦,於是要求他女朋友,哦,地方青年如今稱作“女票”的,來隊探親。

 

他女朋友當然難以從命,她是個老師呢,豈能說走就走?林小軍賭氣道:“你若不來,就等著收屍吧!”唉!他女朋友沒辦法,只得請假來到相思病晚期患者林小軍身邊。

 

歡樂的時光總是飛逝。轉眼林小軍女朋友的假期已到,這天下午的火車回家鄉。中午兩人在林小軍的宿舍依依話別。林小軍突然又反悔了,捨不得放女朋友回家。還半開玩笑地藏起女朋友的行李。

 

唉!林小軍的女朋友說:“不讓我走,我就從陽台跳下去。”

 

年青人總是玩性大。他女朋友說著,人已到了陽台上。唉!年少輕狂。林小軍的單身宿舍在二樓。女朋友趴在陽台上往下看,發現一樓的住戶臨著陽台的那間房間的門大大的敞開著,真的是大大的敞開著,因為木門的一角都露在陽台外面了。女朋友腿長個高,估計跨過陽台,就能輕輕松松地踩在那扇木門上面。從一樓的木門上面跳到樓下的水泥地上,那就更是輕而易舉了。

 

這麼想,她就這麼做了。一樓的那扇木門的門栓壞掉了,住戶將那扇門擱在陽台上,等著管理科派人來修呢。林小軍的女朋友苗條清秀,身輕如燕,卻也有著壞掉的木門不能承受之重。

 

一切發生在轉瞬之間。

 

林小軍一個箭步跨到陽台上準備阻止對象時,只是輕輕的觸碰到了她的光滑如絲綢般的頭髮。眼睜睜的看著女孩兒飄飄然如仙女般墜向地面。林小軍發瘋般地衝下樓去,抱起昏迷的女朋友發瘋般地衝向醫院。林小軍的女朋友高位截癱,醫生說這輩子估計都得在輪椅上。

 

林小軍的女朋友從醫院出院,林小軍就同她領取了結婚證。那年冬季,林小軍申請退伍,帶著妻子回到家鄉。陷入人生絕境,莫過於此了吧?

 

此後,我們與林小軍沒有太多聯繫。

 

偶爾傳來他的消息,倒是越來越好:他妻子的身體恢復得不錯,慢慢能坐起來了;慢慢能站起來了,甚至能扶著東西挪動一兩步了;林小軍的妻子懷孕了;林小軍的妻子生了個胖小子!現在,林小軍的兒子18歲了,考取了軍校!

 

一個高高大大的棒小伙兒!像他父親一樣,言語不多。問他為什麼不考個地方大學,學個企業管理之類,畢業後好幫他父親打理企業,小伙兒也只是靦腆一笑,沒做解釋。

 

強大的人,不一定是能征服什麼的人,但一定是能承受什麼的人。

 

強者的人生,必定是經歷過絕望的人生。

 

Sponsored Ads

不被絕望吞噬,戰勝它,走過那段歲月,就如同走過黑夜,必定會迎來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