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錢傷感情?很多時候我們談錢是在談尊嚴

Sponsored Ads

彆不敢談錢,很多時候我們談錢是在談尊嚴

 

物質是美好的。承認這一點,對中國人好像特彆不易。自古我們就重農抑商,在我們父母那一輩,父親的邏輯是,對面老王有了錢,那純粹是投機倒把,我根本不屑與他為伍;母親對女兒的性教育很多是,有錢的男人都不是好東西,十個有十個花心。

Sponsored Ads

 

他們不會意識到,這是真正意義上的“羨慕嫉妒恨”。

 

我們對錢充滿渴望,但又會感到羞愧。我們不敢承認物質的美好,只好醜化它,貶低它,放佛自己擁有了心靈的制高點。

 

雪,文藝小資豆瓣範兒,先鋒藝術到紅酒品鑒都能說一兩句,長得也不錯,在自己的朋友圈,也被推崇為女神。有一天約在老佛爺吃飯,見面的時候發現她落落寡歡。我問她怎麼了,她說一分鐘前發生件很小的事兒。她之所以約在這裡,是因為今天老佛爺在做打折扣,拿出了好幾件奢侈品單品一折限時促銷。

 

她興致勃勃地趕過來,發現姑娘們已經排上了長隊,那時候離正式開始促銷的時間還有三個小時。隊伍越來越長,站在隊伍裡的三個小時裡,她漸漸感到了不適。“在我身邊,不斷有來挑選正價商品的人好奇地打量著我們,這種打量沒有任何惡意,但另我感到不適。隊伍裡的女孩可能也感到這種不適,都紛紛用誇張的言行來掩飾,大聲說笑、有意無意透露自己是恰好來到,甚至談起家裡的奢侈品。煎熬了三個小時,真正開始秒殺的時候,大家一下變成見到血腥的鯊魚沖了上去,險些發生踩踏。”雪就在這個時候退出了。她心情依然低落,問我——“所以我跟她們一樣虛榮又不敢承認?”

 

虛榮是正常的,但能意識到自己不敢承認,卻是一種巨大的進步。

Sponsored Ads

 

落落,已婚。跟一個大明星在成名前就私交甚好。大明星結婚了,嫁入了豪門,有時候約她到別墅小聚。至於她在市區的房子,還沒有大明星的主臥廁所大。她一直安慰自己,至少大明星跟先生聚少離多,直到有一天她看到大明星先生偶爾在家的樣子。“她老公就是臨時回來一趟,起飛前忘記了東西。走的時候,他已經到了門口,突然又跑到廚房,親了她一下。她笑著拍拍他,毫無矯揉做作。原來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人生贏家,什麼都有,活著就為了把別人的自信擊得粉碎。”

 

落落這番言論讓我想起了韓國電影《密陽》,女主角的兒子被人殺害,她一直相信上帝會給殺人犯內心的痛苦來懲罰他,而得以自慰。直到有一天,她去到牢裡,發現殺人犯也信基督,並且告訴她,他問了上帝,上帝已經寬恕她。她崩潰了,她想,上帝怎麼能連他都寬恕?那她的傷害算什麼?

 

落落的潛台詞是,如果你都那麼有錢,還不遭受點別的缺憾,那我還有什麼公平可尋?

 

物質決定意識,這是亙古不變的真理,當我們談論錢的時候,很多時候,我們在談論我們的尊嚴。有了錢,我們不用心心念念一套三宅一生的新款卻想著這個月的房貸;有了錢,我們可以告訴父母我們不用那麼老了還為了微薄薪水討好領導;有了錢,我們可以不上班自己帶孩子,避免上一代過多介入產生的很多矛盾。

Sponsored Ads

 

甚至,有了錢,我們得了癌症可以讓全球頂級的醫生幫助會診,必死的時候也能最大可能減輕痛苦和恐懼,死得尊嚴。有了錢,我們有能力改變世界的貧困兒童、環境惡化、戰亂國家,在這種無回報中,我們更加脫離自我,變得神性和純淨。

 

Sponsored Ads

微博上有句話說,你若認為錢不能買到一切,肯定是你購買的方式不對。人生有很多不可解決之痛,但錢可以很大程度地緩釋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