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思想的人,在哪裡都不會太合群

Sponsored Ads

在我早期的記憶裡,模模糊糊有這樣一件事情。

 

不知道是來了客人還是怎麼,我們一大家族的人都坐在一起吃飯,飯桌中間放著一隻大碗,裡面是煮熟的雞腿,這在當時還是比較稀罕的美食。

Sponsored Ads

 

酒席很熱鬧,小孩子一人一隻雞腿吃得也開心。忽然,我看到一旁的廚房裡,奶奶還在煙霧繚繞中忙碌著。我想,要是我們把雞腿吃光了,奶奶不就沒得吃了嗎?

 

我擔心地看了看大碗,因為我太小了,居然看不到碗底。於是我站起來,還是看不到,我只好向大人求助:“雞腿還有沒有?都吃光了嗎?”

 

媽媽對我眼巴巴的樣子感到丟臉,說:“一隻雞腿還不夠你吃的嗎?小小年紀這麼貪心!”

 

我當時一定委屈極了,要不怎麼會事隔多年還有印象。

 

被人誤會的滋味當然不好受,可是有時候,被人誤會也是一種榮幸。

 

比如,對一個還沒桌子高的小孩子來說,想要多吃一個雞腿再正常不過了,我不能被理解,是因為我在一眾吃得津津有味的孩子裡,居然想到留一個給奶奶。

 

當你的與眾不同超出大眾的預期,你才有可能被誤會,這也難說不是一種榮幸。

 

2

 

有一種病叫做“中二病”,說的是初中二年級的學生,由於自我意識的發展,往往會表現出桀驁不馴故作高深的症狀。

Sponsored Ads

 

人不中二枉少年,我們班曾經也是“中二病”集中爆發的地方。

 

初中二年級,我們積極使用自己剛冒出來的主見,開始對周圍的事物評頭論足,好像什麼都很明白的樣子。

Sponsored Ads

 

班長大人成了我們的假想敵人,我們有一萬個理由集體討厭他,其中最關鍵的一點就是,他太能拍馬屁了!

 

明明是大家輪流擦黑板,他偏要在老師眼皮子底下搶著把黑板擦了。拍馬屁拍到這個份上,也是夠了。

 

而且,他還表現得很愛學習,學習這麼枯燥的事情,怎麼會有人喜歡?討好老師討好到這個份上,也是夠了。

 

最讓人難以忍受的是,我們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老師的法眼,打小報告的除了他還會是哪個?“賣友求榮當漢奸”,真的夠了!

 

初中二年級,註定是一個差等生鄙視優等生的時代。

 

可是無論是竊竊私語還是冷嘲熱諷,都沒有動搖班長的馬屁精神。而且,班長的招數看起來很奏效,老師們一提到他都笑眯眯的。

 

出於嫉妒和厭棄,我們決定給他一個小小的教訓。某天,趁著班長不在,我們在他習題冊涂了一層蠟油,蠟油很薄,看是看不出來的,可你要想在上面這個字,那比登天還難。

 

這下班長可當不了乖寶貝啦,因為在這本被施加了魔法的習題冊上,他不可能完成作業。想到班長在夜燈底下徒勞無功孤軍奮戰,想到第二天老師大失所望嚴厲斥責,我們就忍不住竊喜。

 

第二天,我們等著班長出醜,也等著他來算賬。

 

結果一切風平浪靜,他把答案寫在白紙上,裁成一小塊一小塊地貼在練習冊的相應位置,一句話也沒多說。

 

班長哪裡是一個有心機的人,他愛學習也不是裝的。

 

Sponsored Ads

他之所以被我們誤會,是因為在我們都病了的時候,他沒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