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天賜的平等,只有搏出的公平

Sponsored Ads

1.

 上小學的時候,成績還不錯,同班裏有比特“競爭小對手”,在那個放個屁都能雞犬相聞的小小村落裏,我們倆一時瑜亮,要麼他第一我第二,要麼我第一他第二。

Sponsored Ads

打小就是個偽君子,走謙虛內斂的高冷路線;那廝恰好相反,鼓吹驕傲使人進步,飛揚跋扈,得了個小紅花都能遊行三天。

某次期中考試,他坐我旁邊,深知我這人小心眼,經不住激,便使出各種心理戰術,諷刺挖苦加挑釁,氣得我差點沒噴出老血。

答題進行過半的時候,我的旁光提示:您身邊的那個小賤人真正打小抄。

掃了一眼:真的在抄啊……那速度,那敏捷度,那隱蔽程度,我想問候他全家!

我也想抄。一來天生缺乏作弊技能包,二來我不敢。

猶豫了半個小時要不要啟動“告老師”必殺技,總覺得打小報告跟打小抄一樣噁心,最終作罷,結果卷子沒寫完。

放榜的那個午後,天雷滾滾,夏雨雪,淪落到第四名的我眼睜睜看著篡奪第一名皇位的他,心裡比竇娥還冤,真想與君絕。

“你小子是抄的。”

“有證據嗎?抄也比你考得高。”

Sponsored Ads

“我揭發你就廢了。”

“不好意思,第四的舉報第一的,誰信啊?況且我本身就是前五的實力,再考一遍也沒破綻。”

他說的好有道理,我竟無言以對。

不能告老師,就只能回家告我媽了。

“媽!他,他照抄!我還舉報不了……”

“那就給他點顏色瞧瞧,下次咱們在不抄的情況下也考得比他高!”

母親的雞血打的有點脫離實際了。數學加語文,滿分兩百,這小子在抄襲的情況下可以拿到198,作文扣那兩分是必扣的,即便我血槽加滿,也頂多是一平手。

每當想起那段頭懸樑錐刺股的彎道超越經歷,我都壓抑不住狂喜,所以我已經控制不住要直接把故事的結局先倒出來了:期末考試,我拿了雙百。

班主任老師的話套用今天的網路流行語就是:你的作文讓我看得藍瘦香菇,多給兩分不怕你驕傲,恭喜你騷年,村小學建校七年來第一個滿點。

這世界上哪有什麼天賜的平等,趁著別人氣的要死的時候,你不耽誤功夫,用自己的管道證明自己,你就是牛逼;揣著魔的慾望立著佛的招牌,最後被小妖秒殺也是活該,因為你壞事沒膽做,好事沒能力做,不會幹別的,只會抱怨。

2.

 我認識兩位大號博主,都是靚女,一個素顏比另一個美顏好看,一個坦誠講,長得比較平凡。

有一件事足以說明,先天是不平等的。

長得好看那個,雖然好色的我也蠻喜歡,但客觀地講,文筆那叫一個水啊,後來實在寫不下去,簡單粗暴,沒事兒就曬自己的清涼照片,一年粉絲近百萬。

長得平凡那個呢,並不像童話故事裏那樣才華橫溢,其實她天賦也一般,但比較有商業頭腦,自己建個平臺,花錢向寫手約稿,約的稿子都是掐准了受眾心理和傳播規律的商業性文章,磕磕絆絆搞了近四年,如今粉絲也破了百萬。

這世上總有強人,沒等著老天爺給賞給他們“平等”的入場券,自己先實現了“手動公平”,爭氣又痛快,手動點贊。

說起在網上寫東西,還有一事值得一聊。

前兩天一比特讀者朋友跟我講,說他自己也寫文章,但懷才不遇,沒人看,聽得出他是情緒壓抑很久了,還跟我舉了個例子:現在這環境太浮躁,用心寫的人反倒吃虧,如果蘇軾活到今天,寫一首詩發出去,得到的受歡迎程度可能還沒一段子手高,真他娘不平等。

他說的不平等我知道,這種事常有,在那一方巴掌見大的手機熒幕上,《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的點擊率肯定沒有《驚!爆!無億煩撒尿的時候竟做出過這種事……》的點擊率高。

Sponsored Ads

但從個體發展的角度講,環境的優劣並沒有你看到的那麼重要,真正有本事的人都是有韌度的,你真以為蘇軾活到今天會因為一時的委屈而放棄文字理想嗎。

豁達如他,定會逢山開路,遇水牽線,“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是不會被埋沒的,因為有一天,你會看到堅強的他瀟灑地寫下這樣一個標題——《刷爆朋友圈的中秋節最佳祝詞!讀到最後一句我哭了……》然後正文裏還是那個我們熟悉的水調歌頭,換湯不換藥。

有志氣的人心裡有一萬種方法通往羅馬,他可不在乎自己是打飛機,還是一路小跑。

3.

 在某一線大城市打拼的朋友劉得華向我吐槽:有點撐不下去了,這裡的競爭對手個頂個是人民幣玩家,你加班加到吐血,他爹給他留套房,你三年升職了半級,他爹給他留套房,你鼓吹奮鬥的意義,他爹給他留套房,你說你是雞窩裏飛出的優異人才,他爹給他留套房……都市套路深,我想回農村,真心受不了自己幹一輩子就為了跟富二代喝杯手磨的咖啡,等功成名就自己都禿頂了,沒勁。

我想也是,劉得華再怎麼拼,也幹不過留套房啊。

劉得華問我,你也是窮苦出身,肯定也質疑過努力的意義,你覺得老天不公的時候是怎麼熬下去的?

這話我倒是有得講:我常常會想想那樣的畫面,有一天,我下班回家,七八歲的女兒跑過來,臉按在我的啤酒肚上,張手抓著我沒剩幾根的秀髮喊爸爸。我眼前的這個生命的延續,從小就不用體會到家境貧寒的不公,人格完整,心裡沒有一點坑。她穿的衣服是洗七十多遍也不會掉色的正經貨,在幼兒園被同學欺負,可以鼓著腮幫子喊:兔崽子你知道我爸是誰麼。她在我小小的書房中長大,不會被任何人挑剔“原生家庭不好”,當別人說她的爺爺是個農民沒文化,她可以回敬一句,我爺爺照樣培養出了一個碩士學位的爸。

我坐在沙發上,面試著眼前跪成七排的49比特女婿,抿完一口二鍋頭,回想當初拼博成傻狗的自己,微微一笑:看來是公平的嘛,看來還是有意義噠。

4.

 今天文章的配圖,是姜文的電影《讓子彈飛》中的畫面,好像上映於2010年。

在那之前,2007年的時候吧,姜文拍了部《太陽照常昇起》,逼格追高了,觀眾說看不懂,口碑還行,票房不佳。

這要是個意氣用事的人,估計早受不了了,他會在07年的時候就咬碎了牙床,繃著青筋較勁道:天啊!我懷才不遇啊!觀眾都是俗人啊,不公平啊!

然後,要麼放棄,要麼鬥氣:你們不是不接受麼,好,老子以後每部都拍你們看不懂的,老子就是高雅!

但人家沒有,被譽為直男癌鼻祖的老薑,也懂得大丈夫能屈能伸,轉手就拍了部叫坐又叫好的商業色彩濃重的喜劇片《讓子彈飛》。

你覺得他沈淪了?背離自我了?繳槍妥協了?

也不是啊。《子彈飛》後,又來了部自我陶醉、個人風格濃厚的《一步之遙》,更何況,刨除《子彈飛》中的各種象徵隱喻手法不談,細心的觀眾會發現,它的配樂幾乎全部來自於上一部的《太陽照常升起》,不被理解人家也不自殺,也沒沖著觀眾喊著要公平,這回再看一看配圖中的臺詞——好樣的都用行動說話。

這個世界的不公正不合理多如牛毛,但哪個走到今天的強人胸懷不是被委屈撐大?

Sponsored Ads

“人人生而平等”這句話出自於《美國獨立宣言》,它不是天上掉下來的,也不是哭聲與抱怨堆出來的,你可知道,為了在那張泛黃的紙上寫下這濃墨重彩的一筆,有多少懷揣夢想的人堅持了近十年的搏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