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在該賺錢的年紀只想著談戀愛

Sponsored Ads

“我滿腦袋裏都是錢。“

說這話的時候,我正躺在清晨5點半的床上,望著天花板再一次自言自語了。

Sponsored Ads

01

昨晚喝了兩杯紅酒,靈魂變得熱情而壯烈,一瞬間思維敏捷,手指靈活,心情快樂,我居然把一直想做也持續拖延的問題在兩分鐘之內計算清楚了——我到底每週背負多少債務?

兩分鐘之後,我被記在筆記本上的數位嚇得清醒了,身體內的酒精迅速消融,我的靈魂蔫成一把無人問津的雞毛菜。

想當年我在一無所有也豪情萬丈的年輕時代,曾把宣導女性自由的馬蘇視為偶像,我酣暢淋漓地讀著她的故事,像在讀一個充滿希望的未來,“一次爭吵後,孔令輝一個’滾’字脫口而出,馬蘇拎著行李摔門而去進電梯後,她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自己無處可去……她開始覺得,不管嫁與不嫁,一個女人,一定要有一個自己的地盤,那就是根據地。

觀湖國際開盤時,她看中了位於頂樓的一套179平方米的三室兩廳,總價300萬元。她把自己所有的積蓄湊起來付了首付,月供近兩萬元……

那時馬蘇並不出名,片酬也不高,一部戲的片酬往房貸專用戶頭上一存就所剩無幾了……她把自己逼得很苦。

那幾年裏,她不敢參加同學朋友間的聚會聚餐,也不吃請……升格為馬家莊莊主後,馬蘇骨子裡透出一種自信:沒靠任何人,每一分錢都是自己掏,而它,也完全屬於自己。”

後來我效仿了她的努力,一個人在他鄉拼得勇猛,身子裏那點女性的柔情幾年內全部被現實打磨得堅硬,我發誓要擁有屬於自己的一小塊土地。

我未曾預料到,再後來我也效仿了她的債務,故事中寫道“馬蘇說自己特別不喜歡那種每天早上一睜眼就欠下銀行600元錢的負債感……”

Sponsored Ads

在我飛奔向三十歲的其中一天,我盯著筆記本上墨蹟未乾的數位,現實在很殘酷地向我證明著,我每天早上醒來的那一刻,就有843.57元人民幣的債務在等著我。

02

 我的閨蜜小千不只一次和我說,“真後悔上大學時候一點攢錢的概念也沒有,不然現在手裡也有些錢了!“我說對對對對對,腦袋晃動得像是雞啄米。

我最近在啃理財書,每啃幾頁就怨恨一下過去,到最後簡直想把年少時候的自己掐死。我冷眼看著那個帶著尋死覓活的心態去戀愛的年輕版自己,真不明白我為什麼不能轉身找份家教的工作,在薄薄的銀行帳戶裏添上急需的一筆,而不是把時間都用來計較“男人並不值得依賴”。

二十幾歲的姑娘們大多是“戀愛至上”的,很少有人在愛情面前承認“死心塌地不如自食其力”的道理。如今每當有小女生對我抱怨“啊啊啊啊,他怎麼還不回我的微信!!!”“他和我說分手了,但我覺得他心裡還是有我的!!”“我沒了他真的活不下去……“

我說,“你倔強得令人討厭!”末了再摸著良心地說一句,“哎,就跟當年的我一模一樣……”

想當年高中補習班的老師在簡陋的教室裏開了小叉,“你們不要因為談戀愛而耽誤了高考,你們以為我沒有過青春嗎?!我不懂嗎?我也是有故事的人!但是當年愛得死去活來有什麼用?現在已經雲淡風輕了!”

當年令我們哄堂大笑的一句話,居然讓我們在十年後想起時臉上發燒,那個慷慨激昂的老師說得多麼正確,我現在連對方眼大還是眼小都忘記了。

我為大學時一段夭折的戀愛算過一筆賬,那是五六年前的時光,吃吃喝喝玩玩,每個月就已是七八百塊的消費,而壓馬路鬧情緒的一個又一個下午,也是相當的一筆時間開銷。

就是說,當一段戀情結束的時候,除去雙方在心理上的情緒損耗,還有金錢上的花銷,以及那些用來計較“對方回簡訊的速度是否在兩分鐘之內”“他到底愛不愛我”“我沒他活不了”的時間——那其實是成本最高的損失——我在畢業時看到,那些心裡充滿“正經事“的同齡人們,有人已經通過創業挖掘到人生的第一桶金,有人邁進了五百強公司的門檻,有人已經可以用存款去完成一次畢業旅行……這些令我羨慕至極的同齡人,都在用無需發聲的榮耀告訴我:

在該賺錢的年紀,不要只想著談戀愛。

因為你錯過的,是人生最重要的跳板。

03

我二十歲出頭的時候,是個超級藝文的女青年,不食人間煙火,不喜金錢名利,穿著拖地的長裙,皮包裏放著一本書,書裡永遠夾著一首詩:

  去愛吧,就像不曾受過傷一樣

  跳舞吧,像沒有人會欣賞一樣

  唱歌吧,像沒有人會聆聽一樣

  幹活吧,像是不需要金錢一樣

  生活吧,就像今天是末日一樣

是啊,這就是艾佛列德·德索薩傳達給我的青春,無懼時間的去留,只為內心的歡喜,生活應該如詩一般而不是石頭般無趣。

然而他沒告訴我,青春是很快就會結束的。

取而代之的,是接連不斷的個人經濟危機。

我的第一次個人經濟危機發生得浪漫而突然,大學畢業後一個人執意去遠方,當我下了飛機,走出奧克蘭機場,決心靠自己去過接下來的人生的那一刻,我並沒有意識到,這個世界就此變成了數位化的:

Sponsored Ads

星巴克咖啡5紐幣一杯,量販店裏的飲料3紐幣一瓶,合租房120紐幣,一週生活費50紐幣,一週油費20紐幣,坐巴士到市區7紐幣,每個小時的工錢10紐幣……我從前從不認為錢是什麼重要的東西,但當一件東西變得稀缺,它就會變得非常重要。

幾個月之後,我站在亞洲量販店裏做每天站立10個小時的收銀員,為期待的異國學歷奮力攢著學費,現實已經幫我練就一番本領,你若是跟我說“我刮刮樂中了100紐幣!”我能迅速告訴這100紐幣的最優使用方法:去哪裡買什麼東西可以維持一個月的吃喝。以及,就連站在量販店裏隨意掃一眼,光憑一個又一個顧客挑選蔬菜的動作,我就能斷定他的人生曾歷經波折還是安逸至今。

人沒有經歷過一段獨自漂泊的苦日子,是很難長大的。

從前,愛情就是我的夢想,我的夢想就是愛情。

而25歲之後,時間是以從前二倍的速度離去的,擺在我面前的,不再只有愛情,是“我如何才能找到一份薪水較高的工作”,是“一旦這x手車壞在路邊,我如何修得起”,是“我下學期的學費有著落嗎”,是“我什麼時候才能在異國活得體面被人尊重”,是“我的母親為什麼在退休之後還堅持去工作?”是“為什麼我永遠差一步才能買得起房子”的現實……

我曾在清理車子的時候發現了掉進縫隙裏的1紐幣,我開心了兩秒鐘,接著,就是很久的悲傷。到底是什麼樣的生活,使我變成了這樣,一個麥當勞甜筒的價格,就足以牽動我的歡心。

04

那一年我從一個女孩子,一步步變成了一個心事重重的女漢子,我並不是堅強,我只是沒時間去哭,用來哭+消化哭的後遺症的那些時間,我能去賺好多錢。

我沒有時間再去苛責過去的自己,為什麼用大把的青春大把的金錢全部投資在回報未知的愛情上,我只是腳步急迫,內心焦慮,我的皮包裏換成了另外一本書,那上面寫,“it is only too late if you don’t start NOW.”

記得愛玲姐在朋友圈發過一段笑話,“你要說我嫁不出去,我根本就無所謂,你要跟我說我是發不了財的,我能愁得幾宿睡不著。”

笑完之後盡是苦楚,那就是我的感受。

25歲之後的時間比任何時候都走得快,也比任何時候都重要。

身為資深臨床心理治療師的MegJay在TED視頻中講道“20歲對一個人的發展有多麼重要”,那些所謂功成名就的人通常就都在35歲左右步入人生最關鍵的階段,而二十多歲正是打基礎的重要時間,人的大腦或者身體成熟度都在這段時間達到最高值。如果說5歲之前是智力開發的重要時刻,那麼20多歲則是成人後發展的重要基石。“

眾所周知紐西蘭人大部分都是“活在當下“的享樂主義,而我身邊的一些三十幾歲的紐西蘭朋友,其中有相當的一部分都掙扎在溫飽線上。在聊起他們過去的經歷時,我發現這類群體中一個共性,就是在年輕時過度沈湎於稍縱即逝的快樂,從不去想金錢也許在未來的某些時刻會起到重要作用,而現在的他們幾乎一齊說著,“當初生活沒有給我選擇啊。”

而事實上,無論在人生的哪個階段,無論身處於哪一種境遇,我們都是有選擇的。

 富裕是每個人的權利。

我躺在床上看了一遍又一遍的天花板,把843.57元刻在了腦海裏,趁著無人出行的清早,去健身房跑了步遊了泳,爬出泳池的那一刻,我已經計算好所有還債的收入來源。

年齡越大,控制的事情便越來越少。我能控制的事情,除了這副身體,還有一顆強大的心。

我今年27歲,總感覺閉上眼再睜開就到了30歲,我每天在爭分奪秒地度過,還是能聽見年齡在耳旁飛速地滑翔走。

我沒有時間去賭氣早餐時男朋友為什麼說了那樣的話,我沒時間去考慮要什麼時候披上婚紗,我把一定的情感和理智放在感情裏,拿出剩下的那些去思考,要如何努力,才能在30歲來臨前積累“以防萬一“的財富。

我滿腦袋裏都是錢。

我想著該怎麼去賺錢,才能讓之後的人生不必再重複從前的苦,我想著該怎麼去賺錢,才能不讓父母去替我受那些苦,我想著該怎麼去賺錢,才不至於在那些因由“運氣”富裕起來的不善之人面前,接受那上下的打量。(相信我,無論你現在多麼不在乎,不久的將來,這樣的片刻一定會讓你難過很久很久)

如果你今年二十歲出頭,正在為一段愛情癡迷著魔,又或者為沒有戀愛對象而心急上火,請一定騰出兩分鐘時間,用理智消化這句話:不要在該賺錢的年紀只想著談戀愛,因為十年後你會看到,有些人滿足於現在的生活,另外一些則假裝自己滿足於現在的生活。

什麼也不會跟著你一輩子的,青春不能,美貌不能,戀人未必可以白頭偕老,甚至金錢也說不定什麼時候就不辭而別,但是相信我,那些年為賺錢而習得的能力,會跟隨你一生,救你於每一次水深火熱中。

這不是雞湯,這是生活。

Sponsored Ads

是那苦過累過需要不斷與苦難做鬥爭的生活,讓我轉告給你的一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