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岁年薪150万:让人感动到哭的人生目标

Sponsored Ads

今天是22歲的最後一天。幾個月前,我從沃頓商學院畢業,用文憑上“最高榮譽畢業”的標籤安撫了已經年過半百的老媽,然後轉頭辭去了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跟一家很受尊敬的公司、還有150萬的年薪道了別,回到了上海,加入了“剛畢業就失業”俱樂部,開始了一天三頓盒飯的新生活,中間許多精彩劇情暫時略過。我肯定不是第一個做過這樣事的人,也肯定不會是最後一個。所以在說自己的一些有趣故事前,我想借用大家(包括30歲甚至40歲以上的朋友)的一點時間和一點平和的心態,和大家分享過去一年以來一直沒說的一些話。所以前兩部說的是對於一些一直困擾著我們的關鍵詞的理解和體會。他們是:慾望、外界、標籤、天才、時間、經歷、人生目標、後悔、和現實。

這可能會是一篇科普文,也可能會是一篇長篇小說,但我不想這篇文章變成一篇勵志文,大家都審美疲勞了。所以我想忽略陽春白雪,儘管信息量很大,但是至少說一些實實在在的經驗和故事,說一些效果立竿見影的觀點,再說說活捉林志玲什麼的,總之讓大家多看一點就多獲得一點實際的價值。

Sponsored Ads

  關於慾望

這些是我們內心裡和人生理想一樣真實的東西:學歷、工作、房、車、財富、以及愛。我們每個人都願意為了這些慾望去付出,無論付出的是汗水、鮮血、還是身體健康、又或是其它你懂的。儘管我們付出的方式可能不被社會主流認同、可能沒那麼具有有戲劇性,但你和我、北大圖書館裡的學生和網吧中奮鬥的少年、職場杜拉拉和夜場裡跳舞的小姐、韓寒和芙蓉鳳姐(韓少躺著也中槍-_-),我們誰沒有為了一個目標連續熬夜奮鬥過呢?我們誰沒有為了得到一樣東西而撕心裂肺地付出過呢?誰沒有過那種拼命得快受不了的感覺呢?所以我們最不缺勵志的故事,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是付出領域的專家。

  真正的問題是,當我們跑得越快,越是無法考慮我們是否在朝著正確的方向奔跑。

北野武講過一個很有趣的故事。他說他沒出名之前想有一天有了錢,一定要開跑車,吃高檔餐廳,跟女人們睡覺。而真正功成名就的時候,他發現開保時捷的感覺並沒有那麼好,因為“看不到自己開保時捷的樣子”。結果他就讓朋友開,自己打個出租車,在後面跟著,還對出租司機說:看,那是我的車。

我想說,過去幾年裡我認識的、深交的、共事過的所有人,包括身邊一批又一批二十出頭收入一百多萬的金融朋友、三十歲左右收入幾百萬的前輩朋友、以及簡歷金碧輝煌得已經不在乎收入的大BOSS、以及我自己的經歷告訴我兩件事:

  一,頂級學校的文憑、頂級公司的工作、頂級的收入、頂級的房、頂級的車、頂級的聲望,這些都無法滿足人類。

  二,無論是通過爸媽,通過運氣,還是通過奮鬥得到這些頂級的東西,人類都不會得到更多的幸福感。

接著北野武的故事說下去。想像一下:你今天騎在一輛助動車上,一個小山村來的年輕人經過,說你的車好帥,你不會有任何的滿足感。十幾年的奮鬥後,你坐在一輛你今天都叫不出型號的保時捷的駕駛位上,一個路人經過,說你的車好帥,相信我,你也不會有任何的滿足感。你不在乎他,就像你今天不在說你助動車帥的人。你的視角在變。每當我們考慮許多年後能夠取得的成就,我們總是習慣站在今天的角度去衡量幸福感和滿足感。你今天的視角只是錯覺,卻讓你相信自己的目標是正確的。這是我們最容易跑錯方向的時候。

人類的需求是很奇特的。我們吃第一個麵包的時候的幸福感,和我們吃第一千個麵包的時候的幸福感,是差不多的,前者甚至比後者還多一些。同樣的感覺適用於我們賺到的第一筆一萬元和第一筆一千萬元,第一輛十萬的車和第一輛一千萬的車,第一個女孩和第十個女人,第一個男生和第十個男人。“生理需求、安全需求、歸屬與愛的需求、尊重的需求和自我實現的需求”-在著名的馬斯洛五大需求中,你從任意一個細分需求裡獲得的幸福感只能有那麼多。

Sponsored Ads

我們清楚地知道快感和幸福感的不同,我們也知道慾望和需求是兩個東西(你從來沒有聽說過“馬斯洛五大慾望”對不對?),但是我們的不幸福卻是因為不小心把快感當成了幸福感,把慾望當成了需求,而這就是因為我們常站在現在的視角去想像未來的感受。事實是,就好像我們不需要很多的麵包一樣,我們不需要很多的財富,不需要很多的愛。因為他們很難給你帶來更多快樂。當然,我們也不需要去拔高理想和自由的重要性。你可以嘗試著停下來思考一下,這五種需求是否真的有高低之分,思考一下,是否連最貧窮最飢餓的人們,都一直在生活中同時追求著這五個高低層次的需求。你會發現其實這五種需求一樣真實,離你一樣近,也一樣遠。然後你需要找到一個可以同時實現這五種需求的平衡點。這個平衡點就是只屬於你的奔跑方向。這篇文章會實實在在地幫你找到這個方向。但在這之前,我們先談一些別的。

Sponsored Ads

關於外界

  外界帶給我們生活最大的影響是嫉妒和比較。

我們一直高估了嫉妒。舉個例子,沒有人嫉妒雷帝Gaga。雷帝Gaga應該要比我們都更有名、更有錢、坐更好的車、住更大的房子,比我們更隨心所欲,而且也比我們更有才華。但你不嫉妒她,對麼?我們沒有人嫉妒雷帝Gaga-因為她實在是太雷了。她奇怪得讓我們完全不能把我們自己跟她聯繫在一起,所以我們在名利和才華面前沒有自卑,也沒有嫉妒,更沒有仇恨。反而,我們會去思考,覺得她挺有趣的,挺發人深省的,不是麼?

所以當你見到好事情發生在了那個他或者那個她身上,嫉妒的小火苗在你心中撲哧撲哧的時候,不如把TA當成那個很奇怪的雷帝Gaga吧。因為這樣的時候,我們就會懂得拋開個人的雜念,去真正思考別人的亮點。

至於比較(SocialComparison),我們可以選擇努力向那個績點4.0的同學看齊,努力向那個年薪幾十萬的舊識看齊,努力向那個不斷得到提拔的同事看齊。或者,我們也可以選擇看看外面更大的世界,那些和我們一樣年輕的人們。看上去像是有30歲閱歷的阿呆Adele,19歲時出了張白金專輯《19》,21歲時出了全銷量1200萬張的專輯《21》,拿了兩座格萊美。她出生於1988年。眼神和心態似乎已經像中年人那樣淡定的杜蘭特和德里克羅斯,兩個毫無疑問的超級球星,他們也出生於1988年。如果你喜歡實用一點的,那麼iPhone上用戶量最大的個人開發第三方瀏覽器猛獁瀏覽器的開發者,是一個1992年出生的北京少年。如果你的視線中有一個世界舞台,那麼你會看到上面的人物已經越來越接近你的年齡。

我們不需要去看齊,我們只需要去“看”。去看到這個世界除了你現在正處在的那個若干平米的封閉空間以外,還有許多許多精彩的事正在發生。當你發現這個世界的深度和廣度,你就會發現你跟你身邊的那些“同類人”根本沒什麼好比的。這個世界太大了。你不是你自己的標桿,別人也不是。誰都不是你的標桿,這是一個沒有標桿的時代。

我們要做的是試著不去嫉妒,不去比較,更不要批判,但要試著去觀察、去傾聽,然後去思考、去沈澱、去讓所有外界的信息在你大腦裡經歷一個長時間的處理過程。在你的大腦還沒有沈澱出你自己對一件事的觀點前,不要發表觀點,不要給出你的定論。我們可以不斷在大腦中質疑我們所看到的、聽到的,我們可以不斷挑戰自己的想法、挑戰任何理所當然的存在,只要我們保證我們的大腦一直在思考,獨立地思考。要記得,你和世界上所有人都不一樣。

 關於標籤

“牛逼”是過去幾年裡筆者聽到的比較多的一個形容詞。當我們喜歡的人稱讚我們的時候,我們總是P顛P顛的。在這裡為自己開脫一下,覺得這挺好,說明活得挺真實。

但筆者想用一個很好的朋友(自己來認領)去年當著我面描述我聽的原話,來翻譯一下這個已經被用得和“帥哥”“美女”一樣爛俗的詞。她說,“你想太多了(這是她一貫的開場白)。你只是有很多很牛的標籤-上海中學、沃頓商學院、最高榮譽、黑石的全職Offer、百萬年薪。至於你本身麼,牛不牛就說不清楚了。”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一、“牛”和“帥哥”“美女”一樣,是一種打招呼的方式,二、“牛”的從來都是那些標籤,那些改變了金融產業的企業,那些通過培養人才改變了世界的學校,那些定義了時尚的品牌。雖然我無意改變大家打招呼的方式,但對於還沒奔到三的人類來說,“高檔”“精英”“牛逼”其實不如“做得不錯”或者“挺有意思的”來得更實在。當然,等奔到了三,我們就更不想用這些詞了。

如果你曾經或者將來獲得了任何標籤,不管是高盛中金麥肯錫,還是北大清華常春藤,又或是GucciPradaArmani,有兩件事值得思考一下。

第一件事用來提醒自己:撕去這些標籤,我們或許還未能為500強的客戶們創造等同於我們年薪的價值,我們或許還未能用知識改變世界,我們或許還未能把那件衣服穿出五位數價格的範兒。

第二件事用來看清自己:這的確是一個人人都用標籤來識別對方的社會,但是我們要記住我們的價值和我們身上的標籤沒有半毛錢關係。成功不是你有什麼標籤,而是你用這些標籤做了什麼。(是的,文章開頭的“沃頓商學院”“150萬”“最高榮譽畢業”這些個標籤讓一部分人把這篇文章看到了現在,但無論如何,對於心理上被冒犯到了的人,在此致以誠懇的歉意)。

總之,把標籤用在正確的地方,創造一些價值,雖然不是大到改變世界,也至少帶來一些存在的意義。就不展開來說了。

 關於天才

Sponsored Ads

不要去考慮什麼天賦異稟,一切都來自經歷和渴望。特別是這些年,當我認識了一些全中國、甚至全美國最“天才”的年輕人以後,才發現哪有什麼天才,如果把他們的經歷一個個說出來,大家肯定覺得完全就是一群苦逼啊。但這些苦逼有一個共同點,他們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究竟需要什麼,並且很嗨地追求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