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口中的低調,可能是你的平庸

Sponsored Ads

你口中的低調,可能是你的平庸

 

你可能沒有那麼多的觀眾,所以有時候你無須低調。我還是喜歡那句話,高調做事,低調做人,所以人低調不低調只是和你做人有關係,和做事真的沒有關係。你口中的低調,可能是你的平庸。

Sponsored Ads

 

朋友圈的一位小夥伴組織幾個熱血的文藝青年,準備眾籌一本屬於自己的圖書,當我們開始準備階段的時候,從任務分工,時間安排,印刷對接,工期倒排,一直到第一次會議的成功舉行,這一路走來非常的順暢,各種對接,發起人只用了兩小時。

 

晚上,我一直抱著手機,在微信群裡和各位大咖們語音討論的熱火朝天,老媽聽見手機裡不住的冒出各種新鮮詞兒,什麼眾籌啊,工期倒排,項目分工之類的高大上,邊擦飯桌,邊撇了我一眼,說,吆,跟真的一樣哪,還挺高調,低調點。

 

我白了她一眼,真是不屑和她說這些,繼續熱火朝天的討論那些似懂非太懂的詞彙。老媽的心思,我懂,我何曾沒有過哪?

 

原來剛入職場,老點的前輩總是在私下裡給你灌輸一個職場觀念:新人要低調點,不要鋒芒畢露,不要太表現自己。所以,在剛開始你懵懵懂懂的職場菜鳥經歷裡你謹慎的遵守那些規則,而有的人則是大踏步進取,各種神技能開始附身。

 

再後來,同事在職場上通過各種技能完美的展現自己,對此,我很是不屑,覺得這只是他們的作秀,認為低調才是超越一切的存在。

 

到了現在,我能很好的準確分析我當時的心理:其實不是看不起,是知道自己做不來,沒那本事,乾脆就用低調來託詞罷了。

 

有時候一些事情你真得做不來,而當別人在你耳邊說,你看誰誰多厲害,你嘴上總是不屑的說,哎,那麼高調呀,還不是槍打出頭鳥,還是低調點好。是吧,有時候你口中的低調,真得是你的平庸。

 

說個真低調的故事吧。

 

前一段時間和朋友參加一個線下的分享活動,現場認識了一幫天南海北的人。在閒聊的時候接觸到很多有趣的人,有一個貌似當老闆的兄弟,中間在一幫人面前抖露袖子上的手錶好幾次;

Sponsored Ads

 

還有一個姊姊用了貌似價格不菲的口紅,在現場拿著小的鏡子,補妝好幾次;

 

還有一個小年輕,把手裡的手包拿起來又放下,然後又偷偷的觀察周圍人神色,一旦發現對他手包感興趣的人,立即就是神采飛揚來。

Sponsored Ads

 

大家在自我介紹的時候,都攢足了勁兒把自己說成很厲害的樣子。

 

在我的對桌坐著一個不言語的小伙子,和周圍高調炫耀人群相比,他顯得極為低調,在自我介紹的時候,也就是說自己做講師,還在學習階段。

 

畫風的瞬間變化是出現在後來的分享活動中,當所有的人聽著索然無味的時候,一篇互聯網+的深度理論好文簡直和他之前表現完全不符,傳說中的大咖和牛人就是這樣低調的嗎?

 

後來在和他的隻言片語中了解到,他是清華的研究生,現在是博士後。驚呆,你這麼好的名校,這麼高段位的學位,如何做到這般低調,這如果讓他們知道,心裡陰影的面積要多大?

 

生活中會遇到很多人,他們會急不可耐的告訴你,他們有多麼牛,有些是聽起來牛,有些是做出來的牛,所以真正低調的人可能有真正高調的資本,因為那句話很對,真正擁有的,無需向別人高調證明,畢竟,你的世界和別人無關。

 

在和一個在職場上做的風生水起的前輩談論起低調這個事情的時候,前輩的一句話讓我很受用,他說:低調做人,你會一次比一次的穩健,高調做事,你會一次比一次的優秀。

 

蘋果CEO庫克的故事,說他在每次在聽取大家彙報的時候總是很低調的在一個不起眼的後邊,可是當他在做部署在發言的時候則是站在最前面,最投入的做自己的事情,所以他是庫克。

 

就像錘子科技的老羅,低調的簡直沒有什麼新聞,但是當他的新品要發佈的時候,各種情懷都爆表,妥妥的高調。

 

剛看到一則騰訊新聞,也是喜感十足,山西的黑社會(真有?)老大出獄,眾嘍囉監獄門口擺開大陣仗,百餘名小弟清一色黑色T恤,一萬響鞭炮36盤,豪車數十量,老大中間白衣墨鏡點頭微笑致意,兩邊百餘名小弟呼喚口號,電影畫面十足,真不是拍電影?

 

僅僅四天後,老大再次鋃鐺入獄。高調做事的盡頭也可能是低調人生的開始啊。

 

你口中的要低調,有可能是因為你不具備高調的資本;你真正擁有,也真的無需向別人高調的證明你的擁有。

 

Sponsored Ads

有時候,你十足的坦然接受,心理充實歡樂,不憂過去,不畏將來就是自然的低調;當然有時候,對一些人來說,低調是最牛逼的高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