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時玩命工作,是我這輩子做得最對的事

不去想,不認真思考,就什麼都實現不了。無論對工作,還是對人生而言,這都是鐵則。

——稻盛和夫

Sponsored Ads

 

日本實業家稻盛和夫,在 52 歲前創立過 2 家世界 500 強公司,他一直強調,成就事業沒有捷徑,唯有極度認真的工作。在今天這樣一個浮躁的社會,在人們都急於找捷徑的情況下,一個甘於腳踏實地、付出堅韌不拔努力的人,更有可能笑到最後,笑的最好。成功的人,往往都是那些沈醉於工作的人。

 

在今天的年輕人中,有許多人熱衷於股票買賣,憧憬於“輕輕松松發大財”。很多人創辦風險企業,其目的也只是想通過上市一攫千金,然後年紀輕輕就脫離工作、享受生活。

 

有的人把“努力工作”、“拼命勞動”看作為無能,他們甚至對積極工作的人報以冷笑和鄙視。對這樣的人,我想問一句:

 

難得來這世上走一回,你的人生真的有價值嗎?

 

通過艱苦的工作可以磨煉自己的人格,可以修身養性,這樣的道德說教,同現在大多數年輕人一樣,我也曾不屑一顧。

 

但是,大學畢業的我,在京都一家瀕臨破產的企業“松風工業”就職以後,這種淺薄的想法就被現實徹底地粉碎了。

 

松風工業是一家製造絕緣瓷瓶的企業,原是在日本行業內頗具代表性的優秀企業之一。但在我入職時早已面目全非,遲發工資是家常便飯,公司已經走到了瀕臨倒閉的邊緣。

 

業主家族內訌不斷,勞資爭議不絕。我去附近商店購物時,店主同情地對我說:“你怎麼到這來了,待在那樣的破企業,老婆也找不上啊!”

 

因此,我們同期入職的人,一進公司就覺得這樣的公司令人生厭,我們應該有更好的去處。大家聚到一塊時就牢騷不斷。

Sponsored Ads

 

入公司還不到一年,同期加入公司的大學生就相繼辭職了,最後,只剩我一個人留在了這個破敗的公司。

 

要辭職離開公司,總得有一個義正詞嚴的理由,只是因為感覺不滿就辭職,那麼今後的工作也會遇到同樣的問題。

 

當時,我還找不到一個必須辭職的充分理由,所以我決定:先埋頭工作。

 

從此以後,我工作的認真程度,真的可以用“極度”二字來形容。

 

在這家公司裡,我的任務是研究最尖端的新型陶瓷材料。

 

我把鍋碗瓢盆都搬進了實驗室,睡在那裡,晝夜不分,連一日三餐也顧不上吃,全身心地投入了研究工作。

 

在這樣拼命努力的過程中,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在我還是一個不到 25 歲的毛頭小伙子的時候,我居然一次又一次取得了出色的科研成果,成為無機化學領域嶄露頭角的新星。

 

1

大多數人都沒法

按喜好選擇工作

 

熱戀中的情人,在旁人看來目瞪口呆的事情,他們卻處之泰然。

 

在創建京瓷以前,在繁忙的工作之餘,星期日,有時我會邀請關係親密的女孩去看電影,看完後送她回家。本來電車可以直達,但有幾次我故意提議從前一站就下車,邊走邊聊,慢騰騰地走了很長的路才將她送回家。

 

其實每天工作到很晚,身體應該很疲倦了,然而,走這麼長的路我卻絲毫不累,而且還非常愉快,勁頭十足。

 

“有情人相會,千里變一里”,這句話真實地表達了我當時的心情。

 

工作也一樣,應該迷戀工作、熱愛工作、擁抱工作。

 

在旁人看來,“那麼辛勞、那麼艱苦的工作,太可怕了!簡直無法忍受,根本無法堅持。”但如果你迷戀這個工作、熱愛這個工作,那你就能夠承受,一切都不在話下。

 

要想擁有一個充實的人生,你只有兩種選擇:

 

一種是“從事自己喜歡的工作”,另一種則是“讓自己喜歡上工作”。

 

只是,一個人能碰上自己喜歡的工作的幾率,恐怕不足千分之一、萬分之一。而且,即使進了自己所期望的公司,要能分配到自己所期望的職位、從事自己所期望的工作,這樣幸運的機會幾乎沒有。

 

大多數人初出茅廬,只能從自己不喜歡的工作開始。

 

但問題是,多數人對這種“不喜歡的工作”抱著勉強接受、不得不幹的消極態度,因此對分配給自己的工作總是感到不滿意,總是怪話連篇、牢騷滿腹。這樣下去,本來潛力無限、前程似錦的人生只會白白虛度。

 

無論如何,必須得喜歡上自己的工作。

 

要把“被分配的工作”當成自己的天職,抱有這種心境非常重要。如果你還不肯拋棄“工作是別人要我做的”這種不恰當的意識,就無法從工作的“苦難”中解脫出來。

 

只要喜歡了,就能不辭辛勞,不把困難當困難,埋頭工作。只要一心一意埋頭工作,自然而然就能獲得力量。有了力量,就一定能做出成果。有了成果,就能獲得大家的好評。獲得好評,就會更加喜歡工作。

 

這樣,良性循環就開始了。

 

2

不要做苦行僧

要在工作中尋找快樂

 

“熱愛工作”“把工作當樂趣”,話雖這麼說,但做起來就像僧人艱苦修行一樣,並非易事。所以,若只是當苦行僧,一味強調吃苦耐勞而沒有快樂,那也很難持之以恆。

 

因此,還必須要從工作中尋找快樂。

 

我的經驗是,當研究工作進展順利時,就要直率地表達出快樂;當研究成果受到別人的誇獎時,就要誠摯地表示感謝。繼而將這種喜悅和感動當做精神食糧,然後繼續投入艱苦的工作。

 

我在公司做實驗時,有一位京都名牌高中的畢業生,因家庭原因,不得已當了我的研究助手。他是一位頭腦非常聰明的青年。我每天都讓他幫助測定實驗數據。

 

我生性就有單純的一面,每當實驗測出的數據符合我原先的設想時,我就會高興得從地上跳起來。

 

這時,我的這位助手總是站在一旁用冷冷的目光注視著我。

 

有一天,一次實驗完後我又開心得跳了起來,並對他說:“喂!你也該高興啊!”但不料,他說的一席話,猶如一盆冷水從我的頭頂澆到腳底。

 

他用鄙夷的眼神看著我,說:“稻盛,說句失禮的話,值得男子漢興奮得跳起來的事情,一生中也難有幾回。但看你的樣子,動不動就高興得手舞足蹈,現在甚至叫我也要同你一起高興,我是說你輕薄好呢,還是輕率好呢?總之,我的人生觀與你不一樣。”

Sponsored Ads

 

當時,我感到後背一陣冰涼。

 

確實,可以說他顯得非常理性,但我接受不了他的觀點。

 

我反駁說:“要想堅持這種枯燥的研究,有了研究成果,就應該自然地把高興表達出來。

 

這種喜悅和感動能給我們的工作注入新的動力,特別是現在研究經費不足、研究環境很差的條件下。要把研究做下去,我們就要為每一步小小的成功而慶祝,這樣才能給我們增添新的勇氣。

 

所以不管你說我輕薄也好,輕率也好,今後我照樣要為我的每一個小小成功而開心,並由此把工作不斷向前推進。”

 

可惜我這些話卻不為我的助手所理解。兩年後,他悄然辭職,離開了公司。

 

如果當初他能理解我說的並把它當做動力,更加努力地工作。那結果將會是怎樣?

 

3

成為“自燃型”的人

 

物質有可燃型、不燃型和自燃型三種。

 

同樣,人也可以分為三種:

 

第一種是點火就著的“可燃型”的人;第二種是點火也燒不起來的“不燃型”的人;第三種是自己就能熊熊燃燒的“自燃型”的人。

 

想要成就某項事業,就必須成為能夠自我燃燒的人。

 

要成為“自燃型”的人,在熱愛自己工作的同時,必須持有明確的目標。

 

像我這樣的經營者整天考慮的就是,公司“應該做這個”、“應該那麼幹才更好”這樣的問題。剛參加工作的年輕人也會在自己心中描繪自己將來的夢想,思考我想做怎樣的人、我想干怎樣的事等等問題。

 

但是年輕人中偶爾也有這樣的人,他們相信虛無主義,總是表情冷漠,怎麼也熱乎不起來。不管周圍的人干得如何熱火朝天,他們不僅不燃燒,還給別人潑冷水,他們是冷若冰霜的人。

 

遇上這樣的人可不好辦。

 

在企業裡,在體育團隊裡,這種“不燃型”的人哪怕只有一位,整個集體的氛圍就會變得沈悶壓抑。

 

我希望同事們都是自燃型的人,不用“點火”,他們也會自動燃燒。至少,當燃燒的我接近時,他們是能同我一起燃燒的“可燃型”的人。

 

所謂“自燃型”的人,就是從來不會“等別人吩咐了才去幹”、“因為有了命令才工作”的人,而是“在別人吩咐之前自發去幹”的主動積極的人,他們應該都是熱愛工作的人。

 

要想將自己的能量最大限度地發揮出來,讓工作順利進行,就必須成為熱愛工作的“自燃型”的人。

 

能捲起漩渦的人,方能成為領頭羊。

 

但是,無論什麼工作,一個人單槍匹馬總是很難做好。你一定需要上司、部下以及周圍人的協助才順利展開。

 

如果把工作比作一潭水,那你要讓自己捲起旋渦,成為漩渦中心,把周圍的人裹挾進去,你就能品嘗到工作成功之後醍醐灌頂、如露入心的欣喜。

 

4

那麼

怎樣才能捲起旋渦呢?

 

一個組織裡總有這樣的人:沒有誰來要求他做,他卻自己主動提議要干這干那。面對這樣的人,周圍的人會說,“那就誰提議誰幹好了。”

 

如果一個剛參加工作不久的年輕員工提出:“師兄,董事長講了要提高銷售額,今天下班後,大家集中討論一下怎麼來提高,好不好?”

 

如果能開口說出這樣的話,那麼此人就是“在旋渦中心工作的人”,他就有希望成為團隊的領導人。

 

敢於說這樣的話的人,不是為了裝樣子給別人看,而是真的熱愛工作,有強烈的“問題意識”。只有這樣的人,才有這種魄力。

 

熱愛工作,就不會單純按照上司的指示辦,就會有自己“製造旋渦”的、自主努力的衝動。

 

5

你真的在想辦法

還是說說而已?

 

我年輕時,聽過松下幸之助先生的一次演講,那是有關“水庫式經營”的一次講話,讓我印象很深。

 

京瓷創業之初,在經營方面我是外行,很希望學到成功經營者的經營秘訣。正在這時候,我得到了一份關於松下幸之助先生演講的通知。被人們稱為“經營之神”的這位先生,究竟用什麼思想來經營企業?我很想知道。

 

“經濟景氣的時候,不要以為經濟會一直這樣好下去,要考慮到經濟不景氣的時候你該怎麼辦。在財務上有餘裕的時候就要注意儲備,就像水庫蓄水一樣。經營企業,隨時要為經濟不景氣時做好儲備。”

 

這是幸之助先生講演的主題。

 

大量降雨時,若雨水全流入河裡,任由河水泛濫,就會引發洪災。但若將河水引進水庫,視情況而放流,則不僅能防控洪水,還可以在乾旱時防止河水斷流。這樣,雨水就得到了有效利用。所謂“水庫式經營”就是將治水的方法應用於經營。

 

幸之助先生演講結束後,開始回答聽眾們的問題。

 

後面有人舉手提問:先生所講,就是經營必須有餘裕,我理解了。但是這層意思,松下先生即使不講,我們中小企業經營者也都明白。正因為我們做不到這一點,才感到苦惱。怎樣才能讓經營有餘裕?如果不教我們具體的方法,我們很難辦。

 

提問中夾著那麼一絲抗議的味道。

 

這裡,幸之助先生露出相當困惑的表情,他沈默片刻,仿佛是自言自語道:“不,你這樣想可不行。”

 

言罷再次沈默。大家以為答非所問,聽眾中一陣失笑。

 

但是,在那一瞬間,我卻像受到電擊一樣,一陣震撼。

 

“不,你這樣想可不行。”幸之助先生這一句話中包含了萬種思量,深深地打動了我的心。

 

這一句話想傳遞的意思是:

 

你說你也想讓自己的經營有餘裕,但是怎樣做才能使經營有餘裕,方法千差萬別。你的企業一定有適合你企業的做法,我無法教你。但是經營絕對要有餘裕,你必須自己認真去想,認真去思考,這種思考是一切的開始。

 

“能做到經營有餘裕當然最好,但你不教我方法我怎麼做到這一點”,如果你僅僅停留在這種程度的思考,那麼高目標是絕對不可能實現的。

 

經營要有餘裕,你真的是麼想的嗎?如果你真的這麼想,有這樣強烈的願望,你就會千方百計去尋找具體的方法,“水庫”就一定能建成。這就是幸之助先生想說的話。

 

不去想,不認真思考,就什麼都實現不了。

 

Sponsored Ads

無論對工作,還是對人生而言,這都是鐵則。

 


(Visited 542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