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方向錯了,停下來就是前進

Sponsored Ads

01

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是個急性子。

Sponsored Ads

要是明天運動會,我保准會瞅著今天,在操場上瞎跑瞎跳一整日,恨不得這次練足了,明兒就能火力全開穩拿名次。

可事實上呢,狂練一天的後果往往是我在床上癱軟爛如泥,不得動彈。就像中了傳說中的化骨綿綿掌,稍動一下,就能聽到關節噼啪響。

最用力過猛的時候,大概是埋頭於數學的那幾年。

彼時在家自學,不願回校。心中卯著股狠勁兒,生怕被那些碎語的人看低。該怎麼揚眉吐氣呢?自然是要考第一,拿高分。

火速報班,瘋狂刷題,買輔導集……天知道我在三角函數的折騰下,煎熬了幾週又幾月。直到某天,我看到數學二字,眼前浮起濛濛的霧。

突然腳一晃,人一歪,哇的吐了出來。

貌似那日起,我對數學徹底倒了胃口。遂破罐子破摔,乾脆與它絕緣。

至此之後,也算明白了一個道理:凡事先問“為什麼”,再談“怎麼做”。

要是某件事讓我咬牙切齒,若剛接觸,那可能是跳出舒適區的不適感;但若我撐了許久,等了多時,卻依然燃不起一星半點的興趣和愛,那這件事兒,我遲早會悻悻放棄,敗興而歸。

Sponsored Ads

 

 

02

前些日子,一直在翻讀沈復的《浮生六記》。

寫到芸娘病逝那段,沈復怕是傷透了心,語雲:固不可彼此相仇,亦不可過於情篤。

細細想來,此話不是沒有道理。

生活也好,愛情也罷,那些用力過猛的人,就像手握大剪刀的採花人——打著心誠的名義,卻會斬斷更多的彈性和可能性。

法國大文豪雨果的女兒阿黛爾何嘗不是如此?

她年輕貌美、不愁吃穿,卻偏偏愛上風流軍官。為了追求一份虛緲的愛,不惜背井離鄉、遠涉重洋,拿著從父親那裡騙來的錢,替負心漢還賭債。

說謊、乞求、流淚、瘋狂……為了皮尚,她甚至從善感任性的貴族小姐變成了流落街頭、被狗追趕的“女瘋子”。

“為什麼我不能生而富有?為什麼我不能更有才華和力量?為什麼不能讓你更愛我?”

只可惜,忘我的他戀也是強烈的自戀。

十年在他鄉流離,感情路上屢屢受挫,使她迫切需要被肯定、被在意,卻因為用力過猛,陷入了自我毀滅的漩渦。

當自卑與自負同在,愛情只是她的發洩點罷了。

 

 

03

老人們常說,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

這世上,怕是沒有任何一份純粹之情需要發瘋般咀嚼對方的身體和靈魂,取出自身的肋骨為他做酒。

阿黛爾的結局是心神錯亂,被丟進精神醫院。她雖活到85歲,卻在20歲的芳齡裡就只剩下殘軀敗骸。

我曾無數次反觀身邊的失敗戀情,發現那些“你對我不好,我卻偏偏愛你”的故事裡,似乎總有那麼一個人,非得證明自己應該被愛,值得被愛。

他們看似用心和動情,卻掩不住骨子裡的盲目與不安。那種急切切卻又不得利的狀態,損毀了心性,也催老了面容。

更不必說了,愛情之外,還有太多的不順遂、不滿意、不適宜,他們或多或少敗給了四個字:用力過猛。

有些人渴望賺快錢,學這學那考證忙,實則東一榔頭西一棒槌。

有些人滿嘴說真愛,朋友圈裡秀曬炫,卻不願打個電話或見個面。

當急功近利成了用力過度的衍生品,當結果導向成了自欺欺人的鬼把戲,愛情、聲名、慾望、榮耀、情義……便淪為一種空洞廉價的儀式感。

 

 

04

“為什麼我努力了還沒有變好?”“為什麼我做那麼多他卻視而不見?”

時不時後台就會收到這類留言。關於付出,關於暗戀,關於熬夜復習卻掛了的那門課,關於窮追五年卻沒戲的心上人。

慢慢我也發覺,人天生是有自憐情緒的。

很多時候,你我真正計較的並非是心心念念的結果,而是自己貌似努力的姿態。

那些熬過的長夜、心頭的焦灼、壞掉的胃口和酸痛的眼睛……都提醒著:必須換回點什麼,才不算虧。

只是啊,想得不可得,你奈人生何。每個人的苦與樂,不過是意願、能力之間的反轉與制衡。

當你弄錯了對象,搞混了方向,又憑什麼要求心誠所至或是如願以償?

當你模糊了初衷,失衡了心態,又何必自我內耗,任憑被焦慮一口吃掉?

“如果方向錯了,停下來就是前進。”

真正的智者,懂得區分什麼是通過努力可以改變的東西,什麼是需要平心靜氣接納的事情。

Sponsored Ads

聰明如你,別讓所謂的用心,成為一場自導自演的折騰戲。


(Visited 459 times, 1 visits today)